拖延症有所好转

拖延症治疗期

【韩叶】懒散地驯化猫的方法(二)【12.3更完】

【叶修搓搓发凉的手,索性把黑猫按在了电脑桌上,枕上手腕。】

_(:з」∠)_依然是kuro!满足一下我喵腕托的野望!

——————————————————————

  事实证明猫大只的肉垫是没办法正常打字的。

  打字失败的韩文清瞪视着屏幕。

  只打出了一个我字就变成乱踩键盘,让身为对按键熟悉透顶的职业选手的他一阵气苦。

  在兴欣定居的日子足够他回想起到底发生了什么。

  遵守交通规则却被超速的车一个70码撞飞真不是什么好回忆。

  巨力的冲击,失重感,连疼痛都被模糊下去的意识钝化。

  认识到现状之后,他有些焦躁。他甚至不知道远在千里之外Q市,遭遇车祸的身体到底是死是活,会不会有什么断胳膊断腿的严重状况。这种所有事情完全拖出掌控的无力让他非常不满。

  偏偏生活在兴欣的他还躲不过要看叶修各种流氓手段。

  垃圾话,抢野图,拉仇恨,虽然身在霸图的时候已经完全领教过他的不要脸,但是如此身临其境地感受则是另一种别样的恼怒了。

  焦躁的韩文清非常果断地选择在叶修对霸图这样做的时候予以实时的打击报复作为排遣烦闷的手段。

  面对这样的处境选择适应环境的韩文清已经越来越熟悉身为一只猫的生活,尤其是一些有效的骚扰攻击手段。

  就近日来叶修面对霸气雄图的误操作率来说,他对此还是很满意的。

  结果心情不容易好了一些的他,今天一早就听见叶修提起自己的事情。

  烦躁地挠了挠叶修的鼠标垫,他抬起头继续看向屏幕,正看见叶修露出了担忧的神色,表情里有些韩文清意料之外的不安和叹息。

  同为斗了这么多年的老对手,绝不希望对方的职业生涯这样画上句号的心情,他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叶修表露出来的程度还是多少有些让他诧异。

  所以当叶修点开张新杰的私聊时,韩文清简直要怀疑自己十年来对叶修人性的认识是不是有所缺失。

  他转头仔细看他们的私聊。

  “老韩真的度过危险期了?”

  “是的,已转到普通病房。谢谢关心。”

  “医生怎么说,什么时候醒?”

  “什么时候醒不知道,还处于深度昏迷。”

  “这么严重,看你说的这么淡定,回头我去Q市探望探望去?”

  “不劳费心。”

  “我一片好心啊,说不定老韩发现我来直接气醒了呢。其他地方伤到没,出个车祸有没有啥脑震荡之类的,手呢?”

  叶修打到手的时候时候明显指尖停顿了一下。韩文清忍不住随之将脑中包着绷带的孙哲平换成自己的脸,然后狠狠抖了抖毛。

  “没有。医生说,康复之后基本没有影响。”

  “那就好。”

  叶修的神色确实略微放松了一些,夹起叼着的烟抖下烟灰。

  韩文清在桌上打了两转,心里是有些乱的,还来不及思考一下自己的身体情况,以及叶修对自己的多加关心,诸多情绪还在纠结,就感觉后脖子一紧,已经被叶修一把抓住按进怀里。

  经常被叶修报复性胡乱搓揉的韩文清挣扎起来拒绝被叶修抓住背上皮毛,但是今天叶修下的力气意外地大,似乎都没注意到自己下意识抓捏的是什么。

  被捏疼的韩文清抗议着狠狠一爪挠上叶修大腿,不过走神的叶修显然没有感觉到这种程度的攻击,收效甚微。

  亮了亮牙齿,他回头一口咬上叶修的胳膊。

  嘶嘶地吸着气叶修立马撒了手,右手小臂上已经留下了两道红印,咬的并不算留情,没流血但是照样破了皮。

  韩文清灵活地跳回桌上,蹲坐在叶修的键盘上摆着尾巴,努力表达出活该的意思。

  叶修龇牙伸手狠狠按了一下猫头,嘴里说着出去擦一下酒精起身走出了训练室。

  近日来介于黑猫凶悍的攻击性,以及诸如包荣兴之类日常一手贱百折不挠的少年存在,兴欣储备的创口贴和酒精棉完全形成了规模,处理猫的各类抓伤咬伤已是轻车熟路。

  韩文清一甩尾巴转身想试试靠猫爪操作鼠标点开叶修QQ上闪动的群,就看见苏沐橙用比叶修更加担忧的视线注视着叶修空下的位置,也推开电脑椅出了门。

  皱着眉韩文清疑惑了一下,不一会儿猫敏感的听力让他捕捉到了她口中几个断续的词。

  韩队长。车祸。

  歪了一下猫头,他低下肩无声地跳下地,从半开的训练室门里走出来。

  叶修并没有像自己所说的那样去对付他造成的伤口,而是背对着训练室和苏沐橙并肩坐在客厅的沙发里。

  悄然多出来的猫没有打断他们的交谈。韩文清光明正大地跳上他们对面的沙发,盘起身目光炯炯地盯视着他们。

  “……哥像是那么容易伤春悲秋的人吗。”他听见的第一句是叶修在回答苏沐橙什么,语气听起来无异,但是本来就宅到苍白的脸看起来比平时更没精神一些,“你放心啦,有点天灾人祸我就要伤感一下那该消沉到什么时候。”

  “我觉得你这样就挺魂不守舍的了。”和叶修相处多年的苏沐橙显然更明白他如何的表现才算失态。

  叶修摆摆手,手里新点的烟随之在空中舞了一个之字的烟痕,显得有些凌乱,“都这么多年了,我没什么好放不下的。只是很遗憾……”遗憾两个字吐出口之后,叶修仿佛终于流露出了真实的感慨,表情略微松了下来,“有过他这么个朋友,是件很不错的事,别总那么难过吗。”

  “我只是很遗憾。他最后停止在了荣耀之外的地方,太遗憾了。”说完叶修又吸了口烟,吸的有些重,吐出的白烟一时间模糊了他的表情,“有点替老韩担心而已。”

  苏沐橙微笑,拍了拍叶修的胳膊嘱咐他该去老老实实擦酒精了。

  而原本一派悠闲的韩文清抬起头,诧异地伸直了尾巴瞪大眼看向叶修,连被叶修趁机上来搓的毛发糟乱都忘记了反抗。

  虽然多半是因为对象是苏沐橙的关系,叶修表达情绪的方式坦然地让韩文清陌生,但当通常属于韩文清的直白被叶修抢了过去的时候,这种挨了一记自己最常用的直拳然后哑口无言的感觉仍然让韩文清心情非常的复杂。

  在这个时候发现这个老对头真的有了人性,不太无耻之后,反而比没脸没皮更让他难以应付,比起想个对策,更早冒出的念头是无力感。

  韩文清放弃地闭上眼彻底卷成了黑咕隆咚的猫球。

——————————————————————

  夏休期的H市热的让人暴躁。

  第二天,叶修是闷在被子里被活活热醒的。

  确认了一下自己房间的中央空调已经放弃了工作,叶修选择难得作息正常地去了训练室。

  “卧槽老叶你这会儿就起了,你才睡了几个小时啊?”发现他走进门的方锐立即发出了惊叹。

  “热醒了,空调坏了。训练室的有点冷啊,谁打的这么低。”叶修摸了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顺便挥手招呼了礼貌问好的乔一帆。

  方锐对这个理由表达了毫不掩饰的鄙视,“我说呢……还有空调哪儿低了,你自己脾胃虚寒不要歧视我们这群大老爷们……”说着他视线扫到苏沐橙唐柔,加了一句,“和姑娘。”

  面对这样的嘲讽,脾胃虚寒的叶修也只好耸耸肩,“这都是吃了啥,肝火旺盛成这样。”说着他习以为常地将霸占了自己座位的黑猫拎着挪开,不管又开始被抓挠的裤脚,打开电脑插上账号卡。

  冲着方锐喂喂你什么意思的话呵呵一笑,叶修稍一低头预备掏出烟盒,却发现黑猫在对着他插在登陆器里的账号卡不怀好意地亮爪子,眼疾手快的他立马伸手把黑猫捞了起来。

  有些疑惑的,他看着毛色光亮的黑猫,伸手拉了拉猫爪,果不其然,立即有指甲从肉掌里伸了出来,然后得到了方锐连猫都看不下去了的评语。

  今天的老黑似乎攻击欲望强盛。起码直到昨天为止,他都没有对叶修的账号卡表现出过敌意。

  端详了一下被他抓在半空,正在用凶狠的金眼瞪视他的黑猫,不明所以的叶修终究是没兴趣研究一只猫的心路历程,松手把黑猫丢在了膝盖上。

  他没有照常登陆游戏,而是百年难得一见地打开了自己长草的微博。

  韩文清出了事故的消息已经转的铺天盖地,叶修翻了翻首页,都是相关内容。职业选手转发着这些微博表达着关切,战队的官博们也已经发了各式各样的祝福语。

  而点开韩文清本人的微博,评论里更是哀鸿遍野,满眼都是两行宽泪和蜡烛的微博表情,还有各式各样花式繁杂的祝福祈愿。

  叶修长吐了口气,巨大的信息量真是相当具有感染力,让他对“韩文清真的出事”了这样的事实认识的居然比昨天更加真切了。

  他找到霸图的官博,对着页面上的置顶点下了转发,一个字一个字得重重抠下了转发理由。

  【我等你回来。】

  刚点下发送,右上角的消息提醒就开始秒速地增长了起来,黄少天更是一个人就转发了十多次,不停刷着卧槽卧槽卧槽,叶修你居然还会上微博,你画风不对居然没补刀啊为什么会这么正经啊诸如此类的吐槽,夹杂在他的刷屏中陆续看见的职业选手们纷纷表示了震惊诧异。

  没一会儿霸图官博也转了这条,理由只写了简短平静的多谢关心四个字。

  发这条的一定是张新杰。叶修这么想着转头抖抖烟灰,正对上一双金色眼睛。跳上桌子的黑猫目不转睛地盯视着叶修屏幕上界面简洁的微博,甩着尾巴意外得安静。

  伸手揉了一把猫耳朵,换来黑猫威胁的喉音,叶修关上了网页,

  发了条微博有什么好奇怪的。

  毕竟他和韩文清,从来都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如数奉还才是他们交流的方法。既然找到了机会,这句话不还回去哪里对得起宿敌之名。

  不再管微博上的一片纷乱,叶修点开了游戏继续日常的计划。

  刚专注了一会儿,腿上突然的一暖让他分出心下移了视线。

  不知道是否也是因为室内的低温想找个地方取暖,黑猫出奇地不是因为被蹂躏或者要还击地自动跳到了他的腿上趴了下来。这下温暖起来的大腿让他觉得裸露的双臂更冷了。

  叶修搓搓发凉的手,索性把黑猫按在了电脑桌上,枕上手腕。

  猫叫唤了两声,他听见了几道抓挠桌板的声音。接着在他手下挣扎了一下,黑猫抬起头来对叶修龇牙咧嘴之后,居然就伏下脑袋真的安静趴卧下来,任由叶修把它当做猫肉腕托。不出声的猫就只能感觉到手下微暖的身体在随着呼吸轻轻起伏。

  挑挑眉毛,叶修伸手顺了一把老黑的短毛,安然地享受起黑猫少有的乖顺,理所当然般把它当起了腕枕。

  这么看来养只猫好像真不是什么坏事。

  即使这只猫又野又凶,还报废了他两条裤子。

——————————————————————

  即使问,也许韩文清自己也不知道,会乖乖被叶修奴役的自己在想什么。

  小幅度地晃着耳朵,叶修有节奏的键盘敲击声就在耳边响起,肌肉和骨骼轻微动作的感觉自背上传来。

  就是这样一双正在发凉的手,用这样的节奏和他针锋相对了多年吗。

  韩文清转头盯着这双他握过许多次的手。白皙,灵活,包含着可以超越状态的意志力。

  如此近距离的感受到属于荣耀的律动,他焦躁了多日的心情突然有些平复了下来。

  枕在自己的爪子上,他就这样一直注视着叶修手指灵巧地敲击,缓缓进入梦乡。

——————————————————————

*拖了好久真是非常抱歉!【土下座

*XD忍不住就想起帅气地对着镜头说等你回来的老韩,这个桥段真的是我对韩叶长出萌点的开端……请容许我有点苏的私心

*啊不小心写成了平静的日常……今天也是风平浪静的一天

QUQ啊下次更新我尽量本周内,发布出来可以来lof追杀我【。

\Anyway,enjoy reading~/

评论(19)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