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有所好转

拖延症治疗期

【韩叶】懒散地驯化猫的方法(一)【11.6完】

开完这个存档我就去好好更新!


【叶修捡到了一只猫。这只猫毛色漆黑发亮,有一双气势逼人的金眼睛】

#本脑洞来自爪太太家kuro…… @鬼神廃墟 _(:з」∠)_借我一张你家kuro的全身照当配图好不好!

要来了配图XD配合此图片食用效果更佳



——————————————————————

  叶修捡到了一只猫。这只猫毛色漆黑发亮,有一双气势逼人的金眼睛。

  这只猫是他晚上被差遣出去买夜宵的时候遇见的。

  黑的和夜色浑然一体的猫,卧倒在路牙子边上,眼睛几乎无法分辨出来。要不是塑料袋里滚出来一罐可乐,他伸手去捡易拉罐的时候,指尖摸到了一片温热柔软的毛皮,他也不会发现。

  叶修为难的看着地上侧躺着一动不动的猫,放下一只手上的袋子,抽完了手里的烟。

  算了,也是一条命,遇上了是缘分。

  于是他捡起易拉罐放回塑料袋,再捡起那只猫也放进塑料袋,一手拎着盒饭一手拎着猫和饮料,回了兴欣。


  第二天被陈果耳提面命着,叶修拎着猫去了动物医院。

  是只公猫。耳朵有些轻微的炎症,饿的不轻,除此之外却意外的还算状况不错。

  按着轻微动弹的猫,让医生给它打了一针,叶修将猫继续袋装着带了回去。

  反正捡也捡了,再丢开不管也不太合适。

  回去的时候老板娘外出不在,叶修头疼地拿着老板娘买回来的罐头回了房间,盘腿坐在床上,再把依然不醒的猫搁在盘坐的腿上。

  这么一看个头还真是不小,虽然似乎因为流浪而变得很瘦弱,但是仍然很大一只,沉甸甸的压在小腿上。

  伸手搓揉了一下猫燥暖的身子,摸起来倒是很暖和,冬天留着暖暖手暖暖腿应该很管用。也许养只猫也是不错的选择?

  叶修这么想着,手上还在胡乱揉着猫,将皮毛顺滑服帖的黑猫搓的短毛乱七八糟的竖着。

  应当被他弄的很不舒服的猫好像真的被打扰了好眠,在他怀里翻动一下,睁开了眼。

  那是一双亮金色的眼,让枣核状的瞳孔看起来仿佛是被包在琥珀里,迷茫着转头四顾的样子也没有削减金眼的凌厉,有一股野性的戾气。

  然后那双金色的眼睛找到了叶修,就开始紧紧的注视着他。

  还真是凶的样子。叶修弓起背撑着下巴打量还侧躺在他腿上的猫,偏着头警惕地盯着自己,不由一乐。好像挺有意思的啊。

  那就养一只吧。

——————————————————————

  一睁眼看见一张熟悉脸也许并不是坏事,但是前提是这张脸不属于你的多年宿敌。

  韩文清瞪着居高临下的叶修。

  他为什么会在这儿。

  而且脸看起来比平时还大。

  还没来得及冒出其他念头,叶修居然伸手一巴掌捂在了他脸上。

  被这种胆肥的举动震惊到的韩文清抬手就要打开叶修的手,然后他就愣住了。

  ……为什么完全挥不开。

  叶修手上揉了两把收了回去,韩文清僵硬地低下头。

  入眼的是一只黑色的爪子,覆盖着短短的黑毛,细瘦的骨骼分明,动弹了一下还从指间扬起了弯曲的指甲。

  这显然不是人类的手。

  他瞪着眼前的猫爪。

  “咦傻了吗。”让他回过神的是叶修伸过来戳了他脸颊一下的手指,他下意识地转头一张嘴,但是只发出了低沉的吼声,俯视着他的叶修摇摇头,“真不友善。”

  腹部感受到一股托力,眼前的场景晃动着,然后他被叶修大咧咧的夹在臂弯里拦腰挂着走动。

  “看起来是饿傻了,我看看。”韩文清回不过神的注视着叶修蹲下身在塑料袋里翻找,而直到一个鱼腥四溢的罐头被推到面前的时候,他才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现在好像……变成了一只猫。

  卧槽!

  他发出了一声近乎凄厉的猫叫。

——————————————————————

  这只黑猫脾气很大。

  醒来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嫌弃买来的猫粮和罐头难吃,他舔了一口罐头又绝食了半天,最后饿的有气无力才开始一边十分艰难的吞咽起猫粮,眼睛还死死瞪着已经一觉醒来的叶修,好像嘴里费劲地咀嚼的是叶修的肉。

  然后这只坏脾气的猫就在兴欣安下了家,多了这么一个好喂饱的人口似乎也没有给兴欣众带来什么麻烦。

  只是偶尔确实是有些神烦的,叶修这么想着。

  “我觉得这里应该……”就像现在,他话刚说到一半,就被遮住了视线,叶修把伸到屏幕前的猫头推开,“老黑别闹边上玩去。”

  于是黑猫似乎心满意足的拿炯炯有神的金眼盯一会儿叶修,然后获得胜利一般昂首走开。

  陈果说,不能总叫他猫,总要有个名字,叶修就以反正黑的完了个又大的理由,开始叫他“老黑”。在经历了几次拒绝理会呼唤然后被叶修按住搓成刺猬的手段之后,这只猫终于开始不情不愿地搭理这个名字。

  老黑非常不驯服,每次都可以敏捷的避开叶修试图撵开他的脚,反身给他裤腿抓的越来越破烂。虽然已经被家养,也在大大方方地接受叶修的喂食,但是还是像野猫一样,完全不买所有人的帐,敢来触摸的手统统送上一口,毫不留情。

  性子虽野,老黑的习性却很古怪,既没有昼伏夜出,也从来不会溜出门闲逛,偏偏就喜欢呆在不见阳光的训练室里,第一天落座的时候还被没注意的叶修一脚踩到了爪子。然后叶修被挠坏了一双拖鞋。

  也不知道是不是体力问题,刚来的两天老黑笨拙的根本不像一只猫,能从桌子上一个脚滑把自己七荤八素的摔进垃圾桶里,现在倒是能无声钻进训练室,矫健的跳上桌子找地方安身。

  一开始他们还担心这只猫会影响到训练,但是老黑只是聚精会神的注视着他们的屏幕,安安静静毫无存在感,就放心的让他呆下去了。

  倒是一只很识相的猫,除了面对叶修的时候。

  似乎是天性不和,老黑非常地针对叶修,拍掉叶修的烟头,按住叶修的指头,爬到他的显示屏上头拿尾巴在屏幕上飞快的摆动遮蔽他的视线,骚扰手段层出不穷,仿佛只有面对叶修的时候才愿意展露野猫的本性。

  叶修驱赶了几次都不成功,不过老黑很少在关键的时候捣乱,也没有太影响他的正常训练,后来干脆就听之任之了,没几天就已经可以一边任由老黑顺着他脚面膝盖乱爬,手上岿然不动的继续自己的操作。

  叶修按下又探头试图打飞他烟盒的猫,吸口烟冲着老黑吐过去,然后看见猫打着喷嚏的飞快跳开,挑挑眉头,“怕了吧。”

  连安文逸都忍不住对着他幼稚的举动投去了一个受不了的神情,不过叶修自己倒是很自得的样子,翘起腿继续研究装备资料。

  一人一猫这么斗智斗勇,倒也算相处和谐。

——————————————————————

  叶修结束了常先的专访之后,走进训练室打开电脑,难得一见的没有点开游戏,而是登上了QQ,翻了一会儿好友列表之后,打开了职业选手群,脸上皱着眉头叼着烟表情并不算好看。

  向来天塌下来都是游刃有余模样的叶修会有这样的神情,让训练室里的其他人纷纷飘来了视线眼神。

  叶修刚在选手群里发了一句招呼,忍耐不住方锐已经出声询问,“老叶你怎么了,不就是做了个采访吗,一脸被人欠钱的样子,要找人干架啊?”

  “韩文清,”叶修转过头来,脸色很严肃,“常先跟我说,霸图还没公开声明,但是听说韩文清出了意外,可能下个赛季要缺席。”

  方锐吓了一跳,“什么!真的假的?”

  “我也想知道。”叶修叹口气转回头,结果看见群界面里被黄少天刷了整整一屏的哈哈哈哈,他往上翻了一下滚轮,看见自己发了一个我字,紧跟着一大串乱七八糟的字符和乱码。

  黄少天还在飞快的发着消息,“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你怎么回事被人按着头拿脸滚键盘了吗谁干的啊替我夸他几句啊都快点截图右键啊截图右键啊截图右键啊!!!”

  好像看见叶修的失态让他非常的开心。群里除了一起在刷哈哈哈哈的蓝雨队员,其他人倒是都沉默了几秒,似乎是在思考着自己有没有也被截图右键过的可能。

  叶修将罪魁祸首毛绒绒的尾巴从屏幕前打开,重新掌握键盘,“猫干的。”

  黄少天又开始诸如“我擦叶修你居然会养猫不要作孽啊”“虐待啊一定是赤裸裸的虐待啊”“单身养猫的男人都是基佬”之类的刷屏和吐槽,叶修却没了平时和他对放垃圾话的心情。

  “韩文清的事情真的假的?”

  此话一出,热闹的选手群瞬间寂静了,所有人职业的手速一时间都没了用武之地,好像找不到合适的回答一样。连黄少天都闭了半分钟的嘴,才第一个接过了话,很少见的字数并不多:“早上霸图召开了记者接待会。他好像是出车祸了。”

  叶修敲着键盘缓慢地打了几个字,犹豫了一下,又按住了退格键将字一个个删除,重复了两三次,依然是一个字都没发出去。

  不管是怎样的状况,如果严重到已经足以影响参赛……

  “队长确实是出了车祸。”

  张新杰在群里说了话,语气倒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叶修却想象不出另一个屏幕对面他应该是怎样的表情,“深度昏迷,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苏醒。”

  “伤到哪儿了?”

  “肋骨骨折,扎到了心包,急性心衰。刚度过危险期。”

  叶修飞快的打开了百度查了一下,然后被“危及生命”“必须紧急抢救”几个字刺的微微眯眼。

  一边方锐也已经点开选手群,傻眼的看着张新杰的话,转头看着叶修迟疑的开口,“你说,他会不会……后遗症什么的……”

  叶修回了他一眼,他也不再说话了。

  即使看起来并没有伤到了手这种职业选手的饭碗,也很难说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伤情,任何一点对状态有影响的小意外对职业选手都可能是致命的打击,何况韩文清的状态真的险些致命。

  而现在说后遗症确实太早了一些。毕竟后遗症的前提是能够康复。

  方锐也是一脸复杂,不过显然要比他稍好一些,他还有工夫和张新杰继续说话。

  “你倒是依然很淡定啊。”

  张新杰似乎十分不为所动,回的话掷地有声,“队长一定会康复的,这种伤抢救回来之后恢复只是时间问题。”

  挠挠头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方锐,也只能回了一句,“恩,祝他早日康复。”

  叶修没有在群里继续说话,但是敲了张新杰一个小窗口不知道聊起了什么,方锐则已经把大致的事情转述给了其他人。

  一时间训练室里一片唏嘘。

  霸图是多么值得重视以及肯定的对手,已经不用再多说。对于霸图这位气场强大,风格强硬的队长和核心,看见对方倒在了并非赛场的地方,还真是让人情绪有些低落。

  很难想象那样的韩文清虚弱而不省人事的倒在病房里。

  假如他短时间内真的无法康复,或者留下了一些阻止他继续职业生涯的病痛,就等于霸图一夜之间缺掉了一根主心骨,在这样日新月异,成长迅速的联盟里,意味着何等痛不欲生的失利。

  输给了天灾人祸,比输给了谁都更不甘心。

  其他人对这位对手纷纷表示了担忧和惋惜。但是苏沐橙却忍不住也把担忧的目光投给了结束聊天,默不作声的抽着烟的叶修。

  叶修把挣扎的有些异常的老黑抓进怀里揉了两把,手上的劲出奇的大,难受的猫挣动的愈发剧烈。

  老黑已经开始隔着牛仔裤挠着叶修大腿,叶修却好像浑然不觉,吐出口烟之后看着屏幕上张新杰不掩饰的担忧语气,怔怔出神。

  车祸啊。

  他长出了口气。

  天灾人祸,总是可憎到让人咬牙切齿,却又无处发作。

——————————————————————

*_(:з」∠)_拖了实在太久,第一章先这样吧?

评论(17)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