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症有所好转

拖延症治疗期

【韩叶】懒散地驯化猫的方法-(三)

拖了很久非常抱歉QUQ现在我自己也养了一只猫,全黑的毛,金色的眼睛~

来,这是我家煤球~


要找一张不逗比的照片你造我有多拼吗

————————————

  之前他说什么来着,养个好喂饱的猫好像也不是什么麻烦的事?

  他现在收回这句话。

  手拿猫砂铲的叶修心情沉痛地想。

  你永远无法想象和猫生活对你有多大的影响,哪怕这只猫又野又闹,一边吃着你买的零食一边对你龇着牙嘶嘶叫。

  老黑在兴欣住了一个月,现在整个上林苑每层都放了四个猫砂盆,客厅里装了猫树和栖台,训练室的每面墙上都钉了架子和钻筒。

  要不是因为老黑对于各种猫玩具无动于衷,也许满地都会散落着小老鼠发光球逗猫棒之类的东西。

  今天轮到叶修负责清理猫砂了。

  拿着垃圾袋沿着走廊挨个清扫的叶修,觉得自己就像在写字楼打扫的环卫工,闷头做着脏活,还有人目不斜视地从你的扫帚上踩过。

  就像这样。

  老黑用“愚蠢的人类”这样的眼神盯着叶修,竖起尾巴从猫砂盆上踩了过去。

  顺便刮了刮爪子。

  叶修表情抖了抖,手也抖了抖。

  于是烟和猫砂铲一起掉了下去,还剩小半截的烟屁股打着旋准确地戳在了猫屁股上。

  “喵——!!!”

  陈果和苏沐橙回到上林苑的时候就看见叶修架着胳膊肘一脸沉思地坐在沙发上。

  模样凄惨。手里还拎着猫砂铲。

  脸上,脖子上,胳膊肘和九分裤露出来的一截脚踝上都是红肿的猫的抓痕。

  脚面上还有一片猫指甲。

  “你这是……”陈果呆呆地看看他,再看看坐在对面舔着爪子头也不抬的老黑,“和猫打架了?”

  “你哪里看出来我打架了,怎么看都是单方面被打吧。”叶修认真地反驳。

  苏沐橙绕着黑猫转了一圈。老黑尾巴都没甩,瞳孔在光里聚成了线,喉咙里还在发出不悦的嘶声,充满压迫感地坐在沙发背上。

  很快她就发现了这场厮杀的起因。

  黑猫靠近尾巴的地方秃了个圆溜溜的缺口,一水的黑里白了这么一块,极为显眼。

  苏沐橙伸出指头小心地碰了碰,秃掉的毛顶端火烫枯黑,老黑对此毫无反应,依然是那副低气压的样子。

  她叹口气:“……你烧人家屁股,换我我也挠你。”

  根据伤情来看,叶修需要保持很久满脸创口贴的状态。

  苏沐橙拿出很多花花绿绿的创口贴,把叶修的脸贴的像告示板,挂满便笺的那种。

  对此叶修没有特别的表示,甚至晚上老魏和方锐无情的放声嘲笑,也没让他有任何恼怒。

  说了一会儿垃圾话,看叶修只是呵呵以对,反而是魏琛先啧起舌起来了:“你这人怎么这么淡定的,脸皮厚得已经猫都挠不疼你吗?”

  “就是就是,”方锐附和道,“一个大男人打不过只猫,你就一点都不害臊的。”

  叶修抽了口烟,眯起眼看着他们,表情在烟雾里有种世外高人的超脱,“等你被打一次,你就知道猫拳有多惊人了。”

  “行了,你就一战五渣的死宅,别赖猫身上。”一屋子游戏死宅毫无自觉地吐槽道。

  叶修抬抬眉毛,“呵,愚蠢的人类。”

  一边一直在笑的苏沐橙“咦”了声,抓起叶修的手翻看,“奇怪,你手上怎么一点伤没有。”

  兴欣队员纷纷凑上来围观,的确,叶修连胸口和背上都有戳破布料划出的血痕,唯独两只手,白白净净完好无损。

  “也许猫也知道啥比较值钱吧。”苏沐橙看着架子上的黑猫,笑了笑,伸手试着拍拍老黑的脑袋,“是不是,老黑?”

  黑猫只是不屑地亮了亮爪。

  虽说猫各有各的性格,不温顺并不奇怪,老黑也太具有攻击性了点。

  在看过叶修的伤情后,陈果查查资料,提出了建议。

  “要不然,我们给老黑绝育吧?”

  韩文清正昏昏欲睡,耷拉着眼睛团在爬树上,闻言惊悚地抬起头。

  感觉胯下一凉,他本能地换个姿势,把整片腹部藏起来。

  吃着饭的方锐看个正着,笑得呛住,一边咳一边拍大腿,饭渣喷了一茶几。

  “诶,注意卫生啊。”叶修拿膝盖撞了撞笑疯的方锐,再看眼压平耳朵紧张惊悚的韩文清,“要我说吧,绝育就不用了。”

  “看不出来,叶修你是这么宽宏大度的人啊。”方锐诧异地调侃。

  “老这么挠你也不是事啊,不是说绝育对猫没啥害处吗?”陈果也有点诧异。

  韩文清也诧异地看他。

  叶修在一打视线中高深莫测地抽了口烟:“主要吧,绝育了他也不一定就不挠我了。你看他也不怎么喜欢招你们,就盯着我琢磨,这属于发自灵魂的不对盘。”

  刚擦干净桌面的方锐又开始喷饭,“我靠哈哈哈老叶你对这个还有研究啊?!”

  “你不懂,”叶修摇摇头弹掉烟灰,“这叫宿命的感应。”

  “跟猫有宿命的感应?我好想采访采访你那位十年宿敌韩队长有什么感想……”

  方锐说完就被苏沐橙从茶几底下踢了一脚。

  居高临下的韩文清对他们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他意外地看看暗暗使眼色的苏沐橙。

  他还以为兴欣这群逗比对霸图的感想应该自叶修一脉相承呢,看这架势,搞半天他还是什么不能提的痛处?

  叶修挑眉看了他俩一眼。“老韩不会有什么感想的。人家现在也还没醒呢。”

  方锐反倒像是明白苏沐橙为何示意了,讪笑道:“韩队长还没醒呢?”

  苏沐橙又踢了他一脚。

  “是还没,不过张新杰说,情况基本稳定了,现在就等恢复意识而已。”叶修没啥特殊反应,挺平静地接话,“一直在好转,能在夏休期醒过来,下个赛季也不会缺席。”

  “哦,挺好的……哎不对,叶修你这是一直和张新杰有联系?”方锐先是点点头,然后回过神来。

  苏沐橙这回不踹他了。她直接撂下筷子无奈地瞪着方锐。

  “怎么,你还害怕我通敌呢?”叶修八风不动地抽完烟,按掉烟头,“这叫出于人性的关怀。”

  总觉得气氛哪里不对的魏琛清清嗓子岔开话题,“韩队长气场那么强的人,还需要你们担心?都别废话了,吃饭吃饭。”

  苏沐橙飞快的往叶修面前搁下碗,塞了一筷子炒得光亮的土豆丝。

  方锐咳嗽一声闷头老实吃饭。

  蹲在爬树温暖的跳台上,韩卫清甩动着尾巴,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叶修。

  ……另外,没人再提绝育这一茬,真是太好了。

————————————

我知道我短小,别打脸。

另外QAQ前文说过的脑洞的灵感来源kuro桑,已经病逝好几个月了……kuro真的是一只很萌的喵,好难过……

评论(19)
热度(121)